◆◇鋼的煉金術師◇◆
--哈柏克
x羅伊--

 

The  Echo  of  Dark

∼夜之聲∼

 

像是要爆發一樣,他握著酒杯,紅色的液體在杯裡晃動著。 

手上沒有如同往常包附著手套,更讓人感受到那雙手主人的蒼白,亦如同他此時的臉色,

月光透著辦公室的窗戶映在他的臉上.......

環顧四週,平日被自己幫忙整理刷洗的整潔的辦公室,此時就像經過世紀大戰似的混亂。

『究竟發生什麼事?』

坦白講自己沒有勇氣問。但經驗告訴自己十之八九一定跟他最重要的那個人有關!

那個人...重要到連都沒發覺會讓他自己發狂...........

就像當時那個人的婚禮之後,自己就接受到不可理喻的命令。

並且改變了自己對這個人的觀感。

 

○                    ○                   ○                    ○                    ○

 

「抱我!」

小小的聲音,細到站再他身邊的自己都疑惑著來源。

「我命令你抱我!」

看著眼前那雙不敢正視我的雙眸,及緊揪著我的領口的細長手指,腦海中浮現的是平時

嘲諷自己的那句話:「我的女人運真是差!」

第一次被這樣要求,但對方居然是男性!

而且是自己願意付出生命守護的上司..........

「別開玩笑了~中佐~你這樣子我很為難的!」

自己很清楚經常嘻皮笑臉是得不到信任的,但是這樣或許真是好事,

因為如此才不會被人知道中佐有著像自己這樣,

願意為他赴湯蹈火的忠實部下,因此才能使他不被那些處心積慮想往上爬的庸夫們

拿他當目標!

但也因此...讓上司認為自己很隨便的話,這實在是太傷人啦!

而且,自己並不了解為什麼上司會在友人的婚禮之後要求這樣的事情......

『中佐您的女朋友何其多,連我上次剛交到的酒店小妞都讓您給把去了,

要求這樣的事情也輪不到我吧?』

持續著往常的無賴臉,內心希望著對方快點放棄戲弄自己的念頭。

但是他不但沒有打退堂鼓,反而抬頭注視著我...眼神裡有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這也太可笑了!就算自己再怎樣沒女人緣,也不至於淪落到去抱男人!

雖然是那樣想,但是自己卻很聽話的將上司送上車,

並且還很禮貌的問:「那∼是去我家還是您家?」

「我那兒!」

「喔?您的公寓嗎?」

對於我的疑問,他遲疑了一下,顯然的在思考如何接話......

......去哪都無所謂,只不過這種事...還是熟悉的環境好!」

「哈哈!那就依您的意思吧。」看著前方開著車,坦白說這樣的氣氛根本提不起興致。

算了!只是基於命令...就當作陪上司應酬吧!等會兒藉機多灌一點酒給他,再趁機藉酒裝醉,

倒頭大睡就好了。

難不成中佐還會因此將我變成烤肉?我想應該不可能吧!(笑)

 

○                    ○                   ○                    ○                    ○

 

坐在上司家中的沙發,雙手交疊的放在膝蓋上,看著房子另一頭準備著酒杯的身影,

心裡多少有點感嘆...如果是個妙齡美女那該多好......

並不是嫌棄自己的上司的長相,只是一個男人長的再好看也還是男人啊!

又不能幹嘛?

即使有了肉體關係,那也不能代表什麼。

「你要喝什麼?」

拿著酒杯轉過身的上司,雖然是問著自己,但是在那雙深藍接近黝黑的雙眸中

並沒有我的存在。

「中佐,你就饒了我吧!這玩笑再開下去,加上喝了酒,我可是會當真的!」

「我沒說這是玩笑!」拎了兩只酒杯,另一手提著裝有紅色液體的瓶子...

那應該是波特酒吧?

一種有著甜香的葡萄酒,但是喝起來卻也帶著酸與澀,

我記得自己的上司非常偏愛這樣的酒,

就如同他給人的感覺。

總是對別人帶著微笑的模樣,看似親切,但卻是個對人警戒心高過一切的男人,

所以他的女伴一個換過一個,

但令人佩服的是即使分了手,對方卻也一點怨言也沒有。

『我只是理解了我不會成為唯一!但那也無所謂,因為我還是很愛他!』

『那是和男女之間不同的愛戀,或者該說...是一種接近憐惜的心情吧!』

和上司分手的,自己的青梅竹馬如此說的。

憐惜的心情啊!這不是應該是男人對女人的嗎?

原來女孩子也會有這樣的感情嗎?

接過他遞上來的酒,突然意識到這可是第一次看他替別人作事情啊!

「這酒很不錯!」

淺酌了一口,果然是我猜測的味道......

如果說有什麼差異,應該說那酒是在嚥入之後才有波特酒專有的酸澀,

慢慢在胸口綻開......

「這是朋友送的...平常人我可不會讓他喝呢!」

應該習慣的,上司慣有的戲謔笑容。

但不知是酒精的發酵,還是屋內的昏暗,

此時他揚起的笑容似乎跟平時有一點的不同。

「你可是除了霍克艾少尉之外,第一個喝的人!」

這話中的意思是怎樣?

原來除了我之外,中佐有膽跟少尉要求這種事嗎?

就算不會變成蜂窩∼也會增加十倍的工作量吧?

「別亂想!少尉是因為要幫我是看看這酒有沒有問題才喝的!」

「抱歉......」

還是那樣討人厭啊∼自己的上司!

總是很容易看穿別人的心思,但是卻不願讓別人了解他。

以他們鍊金術師的口吻是怎樣說的?

『等價交換是世界的定律』

這樣來說根本相互矛盾嘛!

這哪有等價交換?

在每天勤務之後要帶著總是搶走自己女朋友的上司去參加婚禮,

之後又被要求跟他發生關係!

而我的酬勞卻只是這杯酒?

嗯,這樣子我是不是要去軍部抗議說薪水要多給我一點,

因為我陪上司加班!

而且是私人性質,有疑慮請去跟我上司求證?

哈!真的這樣做的話,或許我真的會變成烤肉啊!

「你笑什麼?」

話裡的口吻,顯然的很不愉快。

因為我執意的逃避現狀,開始想些有的沒的事情,

讓他發覺自己的心不在焉吧!

「我只是在笑...以等價交換的原則,我似乎吃虧啊!XD」

「你的意思是你覺得酬勞不夠嗎?」

「呃......」

突如其來的大特寫,讓平常那些敷衍隨性的話卡在喉嚨出不來。

平日總微瞇著的深藍色的眸子,此時卻閃耀著迷濛的光暈。

「我話先說在前頭,今天的事情如果有任何的情報外流,我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喔!

哈伯克准尉......」

「哈哈~是!屬下知道了......」

苦笑著。這或許是現在的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之後的半小時,自己跟上司就像在拼酒量似的一直喝乾杯內的液體,

然後我一邊伴雜著公事上的牢騷,並且注視著上司的反應。

一開始是不耐煩,他手上的杯子一直搖晃著,但是漸漸的...他似乎對我的話題開始產生興趣!

那是在談論情報部門的糗事,因為休斯少佐總是帶著幸福到近花痴的表情

在工作時說著他跟女友的情事,讓部下不勝其擾,結果遭到上級頒布

“不准再上班時間討論私事”的規定!

結果據說休斯少佐因此鬱悶了好一陣子,上班的表情像在忍耐什麼似的。

「據說像是在便秘一樣!」

「哈哈!」

說著情報部的法爾曼曹長給我的形容,對方笑的很開心,那個表情像是個孩子...

既天真又燦爛的笑容...意外的居然在自己的上司身上看見。

『這是真正的他嗎?或者只是他的另一面?』

對於一個完全無法理解他內心的上司,自己卻心甘情願為他付出一切,

這樣的自己還真該被好好的褒獎一下啊!

如果該說這人到底有什麼讓自己付出的條件,大概除了

“當上大總統之後,要讓所有女軍官穿上迷你裙!”之外

就是覺得

“如果不幫他的話,或許他會變的更加偏激!”的想法吧?

因為看過他為了往上爬,不顧一切的樣子,甚至於要他放棄自尊的向人低頭都願意做到,

其由只為要求一個立功機會時,就覺得若自己不幫助這樣的上司,

那他或許連舔上級鞋子或是更誇張的事情都作的出來!

想到他去向人低頭,去委身在他人之下,

心裡就會有種不甘心的感覺!

不甘心啊!或者也可以解釋成是憐惜他?

或許...自己的感覺也跟那些女人一樣,在心中某處愛戀著他嗎?

這樣的想法還真的讓自己嚇了一跳!

「那個...中佐......」

因為意識到很危險的想法,想藉故逃開這個詭異情況,

不自覺的又開始想扯些別的東西分散上司的注意力。

......................嗯....」

對座沙發傳來的應和聲,明顯的很微弱。

望著他的方向,看見剛剛,還笑的很高興的上司已經將拿著酒杯的手倚住手把,

身體靠著椅背,垂下眼瞼......

「喔?我的戰術生效了嗎?」

試探性的說著。但是對方依舊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呼吸變的緩慢且微弱......

「呼∼太好了!中佐終於被我灌醉了!」

心裡著實鬆了一口氣。

看看手錶,指針指向凌晨一點又過10分,想想婚禮上的新娘新郎已經甜蜜的相擁而眠,

而自己卻在此地跟著不知發什麼脾氣,而故意捉弄自己的上司喝悶酒,

就覺得自己比人家苦命多了啊!

順手收拾了桌上的酒瓶跟酒杯,想著一起將對方手上的杯子回收,免的將地板弄髒,

俯身靠近他......

就在要碰到他酒杯的剎那,一股勁將自己向下拉去!

「哇!」

當意識反應過來時,發覺自己被一隻手臂緊緊的鉗住,俯趴在沙發上...

而身下是自己那個面容姣好的上司!

一雙泛著水氣的眼簾,裡頭的深藍色眼眸無神的注視,視線不是自己,而像是遙遠的遠方。

圍繞在自己頸後的手,慢慢的放鬆力道...成為一種溫柔的擁抱,垂在自己的背上...

「我說過,今晚要你抱我的!」

微弱的命令語氣,裡面滲透著一絲的乞求。

而他空出的另一隻手臂,也順勢的攀在肩上...

「這是命令嗎?」

「如果我說不是呢?」

他笑了。伴隨著一種甜美的氣味,圍繞在四周......

是那種酒的氣味嗎?

那種帶著香甜氣息,喝起來卻帶有酸澀的紅色液體,就像此時他微張的唇中...鮮紅的舌尖,

呼喚著被吸引的獵物。

「您讓我想到某種危險的東西啊!羅伊•馬斯坦古中佐......」

「什麼?」

「波特酒!聞起來香甜,喝了之後才知道是酸澀的口感...及嗆鼻的高酒精。」

「人們會因為陶醉在它的香氣裡而一直將他下肚...」

這話簡直像是在替自己找藉口,替自己找此時親吻著他的藉口......

「然後呢?」

濃膩的甜美微笑,實在很難相信會出現在男人的臉上,但眼前這個人要該做何解釋?

或許那些女人也跟我一樣,迷戀著這樣甜美的香氣。

「然後會因為太過迷戀而醉倒......」

就像現在...已經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的行徑!

撫著露在衣領下的鎖骨,手指本能的解開襯衫上的釦子,

一顆顆的,就像是開啟自己的本能,

一種想藉由任何接觸,想完全了解他的慾望。

「嗯...」

微弱的呻吟伴著喘息,圍繞著肩膀的那雙手臂無力的垂扣著,

他細長的睫毛因身體的敏感而颤動,溫熱的濕氣沾滿眼眶。

身下的敏感部位因身體的接觸而熾熱,

逐漸的燃燒著彼此的意識與理智,

漸漸的...我耳邊只聽到他微弱的呼喊聲....

「馬斯......」

一瞬間我以為我聽錯了!

但是間斷的輕聲呼喊,一直回繞在腦海裡。

我懂了!

在這一刻,我了解今天上司失控的原由,並且也了解了那個跟他分手的女孩話中的意思。

『我只是理解了我不會成為唯一!但那也無所謂,因為我還是很愛他!』

因為獨占心而無法接受自己不是唯一,因為自尊不能容許自己成為替代品,

但是卻又愛著他的甜美.....

那樣的人真是笨蛋!

但從這一刻起,自己也成了笨蛋..................

愛上這個壓抑著自己感情...到令人心疼的傻瓜!

 

○                    ○                   ○                    ○                    ○

 

「你還沒回去嗎?哈伯克准尉!」

依舊是那樣的眼神,空洞的凝視著我的方向,但是並不是看著我......

而是向著空虛的彼方。

「今天資料室大整理,所以我留晚了!」

叼著煙,用著一貫的吊啷噹的語氣,回應著。

「是嘛!辛苦你了!」

他低頭看著酒杯,杯中的液體因為他手的搖晃而旋轉,

一種香甜的氣漸漸的瀰漫著辦公室。

又是那樣的氣息,跟那晚一樣的香甜,但是我深深的了解杯中......

那液體是如何的酸澀!

「那個...如果中佐您不在意的話,我可以順便幫你把這邊整理一下。」

順手撿起一旁散落的文件,及從窗口被扔到門邊的盆栽碎片。

我感覺到那雙眼睛在看我,在打量著、思索著......

「你不問理由?」

冷冷的聲音,但是可以聽出當中有著一絲的驚訝。

「我不需要知道理由!我...只要知道是因為誰就夠了。」

笑著,因為很清楚那是自己所無法取代的人,

而自己也並不想取代他,因為是那個人造就了眼前這位,

讓自己沉迷的傢伙。

......你真是奇怪,約翰......」

「嗯?」

難得聽到他叫我的名字,因此疑惑的抬頭看著他,對上那雙湛藍的眸子。

「你沒有放棄?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女人...親愛的羅伊......」

「我不會因為無法成為唯一而放棄喜歡你!」

一瞬間,我似乎在他的雙眸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很清楚!」

「即是你知道你抱著我的時候,我喊的是別人的名字也......」

「是的!」

「放棄它!」

「咦?」

他轉過身去,雖然那句話語氣肯定,但是聲音裡有明顯的颤抖!

「如果你想維持我跟你現在的關係,就放棄那種感情!」

「為什麼?」

「不為什麼!不聽從命令的話,從這一刻起......」

原本因激動而高亢的聲音,瞬間停止!

他整個人像是突然失去重心,整個人跌坐在窗台上。

「羅伊!」

反射的跑過去,將他扶起來靠著自己,從他身上飄出的氣息,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他在之前

絕對喝了不少!

「你喝醉了!羅伊,我載你回去。」

小心的攔腰抱起他,一面感嘆這傢伙的體重又降低不少,

一邊向停著軍部車的倉庫走去......

 

○                    ○                   ○                    ○                    ○

 

看著躺在床上的上司,羅伊•馬斯坦古,那個總是對自己任性妄為,

甚至於想要命令他人情感的自大傢伙,胸口有點哽咽。

為什麼連愛他都不行?

並不奢求他要回應,唯一的希望是讓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為什麼連這樣的機會都不給別人?

或者說...不將這樣的機會施捨給我?

「為什麼我不行?」

喃喃自語著,胸口有著和酌飲那杯波特酒時一樣的感覺......

「你是我的部下...約翰..哈伯克!」

細微的聲音從床上傳來。

「因為是部下?還是因為是軍人?」

「因為你是唯一知道我的秘密卻不曾和我交往的人!」

「所以...別因為可憐我而說愛我!」

「不是那樣的!」

積年累月,一直累積在胸口的那種酸澀,在這一刻爆發了!

「我不是因為可憐你才那樣作!」

可憐?這樣的情感或許會讓我去擁抱一個人!

但是絕不會因此將自己的命也獻上去!

「你是!」

「羅伊!」

「我說你是,你就是!如果你不服從,請你出去!」

直望著...那對閃動著堅強意識的身藍色眼睛,緊咬著下唇。

「我跟你不一樣,羅伊,我從不欺騙自己!」

倾身向前親吻他,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

接著是一聲響亮的巴掌!

著實的落在我的臉上,舔著下唇,有著鐵蛌漁藂。

「 戲弄我很有趣嗎?哈伯克准尉,你給我滾出去!」

沒有頂嘴,我轉身拾起軍部的外套,筆直的走向門的方向。

「我原本以為...我會是唯一一個不會被你甩掉人......」

「但我沒想到的...是我在你眼裡一直都只是一個部下,或者該說...一直都只是一隻狗!」

「你明白就好!」

回復成平常的冷酷口吻,這就是自己所深知的上司,

一個從不讓任何人有機會看清他內心的冷酷男人。

而自己居然還自以為是的認為和別人不一樣!

「就因為是狗...羅伊...狗是不會騙主人的!」

自嘲著,在關起門的那剎那,我彷彿感覺到他落下的眼淚......

是我的錯覺吧!他怎麼可能為我掉淚?

因為我不過是支軍犬.......

因為我還不夠格

 

不夠格成為向他告白的人......

 

 

不夠格成為...將他從欺騙自己的心中...

 

..................救出來的人....................

 

 

 

 

 

---------------------------------------------------------------------------------------------------------

第二篇的鋼鍊文,坦白說比起上一篇豆大,我比較喜歡這篇哈羅,
或許是我一向喜好那種情緒比較重的文章吧,
寫這篇的時候其實比較能融入角色
雖然被我家的SIN說我欺負小哈哈(汗)
但是其實這篇最悲哀的應該是大佐
他其實很喜歡哈博克的,否則絕不會讓哈博抱他
只是他也絕對不會去承認
因為認為那是自己無法承擔的幸福
總而言之是個相當自虐的人啊∼大佐∼
偶而也要坦率一下吧XD|||

(但寫出這東西的我是又怎樣呢?或許該說在我裡性格有一點跟羅伊的想法很相近吧!)

 BGM Amor Kana